心连心网站致力于成为日中交流桥梁,促进两国青少年共创未来。

―日中年轻人共创未来―

  • HOME
  • 日中交流中心简介
  • 高中生邀请事业
  • 交流之窗事业
  • 强化纽带事业

参与者访谈

采访“心连心”毕业生 ,了解[肩负中日交流重任]当今年青一代的梦想。

Vol.021 刘 嘉 敏(LIU Jia min)

ZOOM

名前
刘  嘉 敏LIU      Jia   min さん

简介
    刘嘉敏同学1992年出生于大连市。在高中二年级的时候,她通过“心连心长期邀请中国高中生访日事业”来到了日本,她在富山县高岗市伏木高中留学了一年(2008年9月〜2009年7月)。回国后她毕业了当地的高中,之后又选择了重返日本。她在京都的语言学校学习,并为参加日本的高考而做了准备,之后她顺利考上了日本富山大学。2014年4月她又从富山大学转学到了金泽大学自然系统学类生物学科专业。
    小刘是电影柯南的超级中国粉丝。她从初中开始一直喜欢看动漫《名侦探柯南》,直到现在她连一集都没有错过,一如既往地关注着新片的公开。

大学三年级她决定了转学,这成为了她大学生活的又一个新开始


    圆满完成在日本的“心连心”高中留学后小刘回到了中国,她在老家大连参加了高考,
    并领到了录取通知书。
    但她马上又改变了主意,决定在日本重新参加一次升学考试。
    通过刻苦努力她顺利考上了日本富山大学。
    今年读大学三年级的她,转学到了石川县金泽大学继续读书。
    为了听一听其中的原委,记者在小刘来到金泽不久的5月份决定了对她进行采访。


    ――你已经习惯金泽的生活了吗?

    是的。我已经习惯了。
    我在就读富山县的大学时,曾经来过几次邻县石川。


    ――那么你今天(采访地点位于金泽车站附近)是怎么过来的呢?

    今天我是骑自行车来的。
    这里离我家骑自行车大约用20分钟。
    以前在老家大连时我几乎没有骑过自行车。
    但是来到日本后因为金泽不通地铁,所以我平时都会坐公交车或者骑自行车在外出行。


    ――你毕业大连的高中后,再来日本已经第4年了吧?

    是的。


    ――当时你已经考上了中国的大学,但之后又在日本重新参加了高考,
        我想这一定需要你下很大的决心吧?

    其实刚结束“心连心”高中留学的时候,我还没有考虑过要再来日本读书。


    ――原来是这样啊。

    是的。
    我从初中开始一直学习了日语。
    成为一名日语翻译是我一直以来的目标。
    但是,对于为了实现当翻译的梦想而背井离乡,起初我是并不赞成的。
    那时候我觉得学日语在大连学习就足够了。没有必要特意出国深造。


    ――那么是从什么时候开始让你改变了对留学的想法的呢?

    我是拿到大连的大学录取通知书后,马上就改变了主意,决定了日本留学。
    因为我觉得比起在中国只学一门专业日语,
    来日本后边学日语,边学其它自己喜欢的专业会更好一些。
    因为我一直都很喜欢生物,所以选择了来日本攻读生物专业。


    ――那么你是特意选择以前你高中留学期间住过的富山县的吗?

ZOOM生物学专业的欢迎会。通过交流我和同学们缩短了彼此间的距离。

    是的。
    我先在京都的语言学校学习了1年后
    特意选择了位于富山县的富山大学工学部生命工学科专业。


在金泽小刘受到了周围和自己同样
从他校来的转学生伙伴们的大力支持


    ――升入大三的今年,你为什么决议选择转学了呢?

ZOOM生物学科的教科书只有这一本。我每天都在埋头研究这本书。

    这次转学是因为我想在生物学方面追求更高的目标。
    在我看来金泽大学有一个能够让我继续成长和深造的环境,
    所以我选择了这里。
    这里有一部分教授在授课时用英语来进行讲解,
    这成为了我重新补习英语的好机会。


    ――听说你现在除了周末每天从早到晚都安排满了课是吗?

    是的。


    ――你今年已经是三年级了,怎么还有这么多课要上呢?

    因为我目前还不能确定我之前在富山大学考下来的学分在金泽能否得到认可。
    所以我在努力学习,争取考满金泽大学的所有学分。


    ――哦。这太辛苦你了。

    我在富山大学的学分考证结果马上就要出来了。
    但我怕万一不被认可,所以我抓紧在暑假期间把金泽大学
    一年级到三年级的所有必修科目全都给补修下来。
    我要向学校提交的资料也非常多。
    除了上课时间,大部分业余时间我都花费在写学业报告书上了。
    现在我马上又要提交6份报告书呢。


    ――适应一个新环境就足以辛苦的,再加上那么多学业任务小刘你不累吗?

ZOOM照片拍摄在“金泽大学转学生欢迎会”上。赏花地点是日本 3大庭园“兼六园”噢!

    虽然语言方面已经没有太大障碍了,
    但是让我一下子跟上金泽大学的学习进度这实在太难了。
    生物学科专业留学生就只有我一个。班级里共有三名转学生。
    他们也正在和我同样的境遇中努力学习,
    有他们在我身边鼓励我,所以我不觉得孤单和辛苦。


是高中留学改变了以前那个被动型思维的她


    ――你在日本重新参加高考,然后又转学。
        从你身上我感觉到了一种自立创新的坚强的意力和欲望。

    说实话以前的我非常缺乏自立精神,我以前无法独自一人为任何事情做出决定。
    曾经的我是一个被动型思维的人。


    ――哦?是真的吗?

    是的。
    我从小开始就很喜欢姐姐,总是粘着她。
    一有什么事情,总是先和姐姐商量让她为我决定应该怎么去做。
    我也不愿意自己下判断。
    实际上我小时候一次都没有做过任何独自的判断。
    连自己穿的衣服也是按姐姐的意见去买的。(笑)


    ――小刘,我从现在的你的身上很难想象出以前的你。

ZOOM照片是我通过“心连心”事业在日本富山县留学时和同学们一起拍的留念照。

    通过“心连心”事业来到日本,刚开始留学生活的时候,
    比起听不懂日语的无奈,更让我难过的是我无法和家人相见。
    最开始的1个月我天天想家,思乡病非常严重。
    一个人独处的时候,总是一想起家人就哭。


    ――小刘你曾经在日本的普通家庭寄宿过是吗?

    是的。我曾经在三个一般家庭寄宿过。
    我记得第一个寄宿家庭没有安装网络,
    寄宿家庭的爸爸妈妈看到我想家就带我到了有电脑的邻居哥哥家里。
    那时能用QQ和姐姐聊天我太开心了。
    后来我为了和姐姐聊天,还有好几次去打扰过哥哥一家。


    ――寄宿家庭的家人们一定都很担心你来着吧?

ZOOM照片是日本的爸爸妈妈来到大连时拍摄的。当时我们全家人都在一起欢迎了他们。

    现在回想起来真得狠羞愧。
    那三个家庭家家都很亲切,都对我非常照顾。
    其中一家有一个和我年龄相近的女孩子,
    一直到现在我们还在Facebook上保持联系。
    重返日本升入大学后我还去她家里串过门呢。


    ――那么是什么改变了以前那个被动思维的你呢?

    到日本高中留学1个月后,我加入了学校的羽毛球社团。
    社团里需要我亲自打理的事情慢慢多起来了。
    要我做判断的情况也越来越多了。
    最开始我很不愿意去做判断。但不知不觉中那已经变成了理所当然的事情。
    时间过久了我就渐渐变得能自己来判断事物了。


    ――原来是有这么一个经过啊?

    我觉得能有现在自立的我,是因为我留学时参加了学校社团活动。
    当我结束了“心连心”留学回国后我的家人都看出了我的变化和成长。
    高中毕业后,当我面临高考和升学这项重要抉择的时候,
    在最后关头之所以我能做出决定选择自己真正想学的专业,
    这也正是因为我有这么一段在日本高中留学锻炼的经验。


    ――将来你有什么打算呢?

    将来我想成为一名癌症研究员,去从事治疗病癌症患者的相关医疗工作。
    我之所以转学其理由之一是因为金泽大学正好有癌症研究中心。
    毕业后我打算在金泽大学继续攻读硕士研究生,继续深造。


    ――你会继续留在日本学习是吗?

    是的。目前是这么预定的。
    但是首先我需要利用暑假期间努力去考本科的学分。
    这个暑假几乎每一天都被我安排满了课程实习。


    ――在记者看来小刘忙碌的大学生活还将持续一阵子・・・


    【采访后记】
    小刘笑着告诉记者“高中留学时不论打乒乓球,还是写书法字我样样都不在行。那时我连自行车都不会骑。这把日本同学们心中对中国和对中国人的形象一个个都给颠覆掉了。如今的我则不单单是一个留学生了。我溶解了留学生与周围日本同学之间的隔膜,每一天我都和我的日本伙伴们一起努力研究生物。在广阔的操场上我们一心去找悉数存在的蒲公英的种类,去进行调查。这种脚踏实地的研究在金泽大学是最基本不过的。”
    记者看到了小刘同学一双闪亮的大眼睛中正在洋溢着对学习的无限热情和求知的欲望。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