心连心网站致力于成为日中交流桥梁,促进两国青少年共创未来。

―日中年轻人共创未来―

  • HOME
  • 日中交流中心简介
  • 高中生邀请事业
  • 交流之窗事业
  • 强化纽带事业

参与者访谈

采访“心连心”毕业生 ,了解[肩负中日交流重任]当今年青一代的梦想。

Vol.027 樊 雪 妮(Fan Xue Ni)

ZOOM现在的小樊。在上大学4年级,很像个大人了。

名前
樊 雪 妮Fan   Xue   Ni さん

简介
    1994年2月24日,樊雪妮同学出生于湖北省武汉市。在武汉外国语学校学习作为第一外语的日语。通过“心连心”项目,她曾在岩手县盛冈中央高中留学(2009年9月—2010年7月)。高中毕业后,考入早稻田大学商学部。现在是大学4年级学生。

从文化交流舞台到“经济”交流舞台


    “让您远道而来,路上辛苦了”

    晚秋的傍晚,我们在细雨中做了采访。和她相会在都内的咖啡厅,初次见面,这是她对我说的第一句话。连日本人的年轻人都不太会使用的完美的敬语。我脱口而出了真实的感想“太厉害了”,她却用完美的日语发音谦逊的说“不会不会。哪里的话”。

    她的名字是樊雪妮。2009年她作为心连心活动长期邀请中国高中生访日事业第4届同学来到日本,在岩手县的盛冈中央高中有过约1年的学习经验。

    “在日本的高中生活,让我自己有了很大的变化。知识和价值观等方面的改变,还有眼镜也换成了隐形眼镜,甚至还学会了化妆。在学校交到了很多日本朋友,这些都是大家教给我的。当时我很好的融入了盛冈,回国的时候甚至‘不想回去’了”

    这样叙说的小樊在心连心活动毕业后,暂时回到了故乡湖北省武汉市。不过她所在的高中(武汉外国语学校)有向日本早稻田大学推荐的名额,于是半年后她再度到日本留学。她选择了早大的商学部专业,现在在公司理财的研究讨论会上学习。

    “去早大留学,还是进入北京外国语大学学习,一直到最后都在犹豫。但想起离开盛冈的时候我曾经想过‘还想来日本,想为中日交流做贡献’,于是决定了留学。至于为何选择商学部专业,是因为比起变成‘只专注于日语的语言能力’,希望能学到更多应用科学的知识。虽然最初从零开始学起,但我把这当作是一种挑战而付出了努力”

    小樊现在虽然才20岁,但她在中国5岁的时候就上了小学,所以现在是大学4年级学生。说起早大商学部,是培养将来肩负起日本经济的精英队伍的地方。研究讨论会的成员大多是精力充沛的男生。

    “我觉得研究讨论会很符合早大风格(笑)。男生居多,精力充沛的运动类型。学习的时候可以连续彻夜几天的聚精会神地投入,但另一方面研究讨论会的聚餐要开到‘4次会’。就像过去的(猛烈社员时代的)日本企业一样。我感觉到日本学生顽强的合作精神,还有为了同一件事而努力的集中力,真的是非常厉害”

ZOOM研究讨论会的集训中访问台湾时的集体合影。

    虽说是最“猛烈社员”型的早大研究讨论会的学生们,但很少有以前盛行的“蛮横”的风气。现在的早大生们都很绅士。

    “能量惊人,但很多人都非常有常识,有着女生优先的文化。细心的关怀,很有日本的感觉。日本人不给别人添麻烦的意识很强。这一点我非常喜欢”

    她现在在努力写毕业论文。主体是关于企业股价的内容。

挑战艰苦的打工“实验”


    “大学生活中什么最辛苦?……恩,我想是打工。大学2年级的时候我持续了半年的打工”

    我试着改变话题,却意外地得到了这样的回答。本以为一定是研究讨论会或者毕业论文等,又或者她会说起曾经专注的日中学生交流活动(后述)。

    “我不清楚自己的适应能力如何,所以我想先通过‘工作’来积累经验”

    在习惯了日本的大学生活的时候,小樊挑战了有生以来第一次的打工。在不大知情的情况下她选择了打工地,没想到那里对打工人员的管理体制非常严格。

    “我学到了很多社交礼节。总之要大声打招呼!要动作敏捷!衣服要在5秒内叠好!早上7点15分必须去职场,必须要打扫2小时。1个人负责的范围有140平方米。进入卖场前全员一起背诵口号…….”

    在日本有限的打工中,也说得上是非常辛苦的工作吧。事实上,其他打工的日本大学生,有些人由于适应了职场气氛而休学来工作。还有,以升级为正式社员为目标的临时工们,就算胃疼倒下也要坚持来工作。另一方面来店铺的顾客中,所谓的“找茬的人”也不在少数。

    小樊开着玩笑回忆道,“我曾以为那是‘血汗工厂’”。事实上,甚至有过大学上课时打工单位来了电话,用勒令的口吻要求她去上班的情况。

    同年夏天由于有事回了中国,辞去了这半年的工作,于是这些成为了小樊令人吃惊的日本社会的经验。血汗工厂,欺辱,找茬的人,临时工问题……。全都是我们日本人不愿意给外国留学生们看到的现代日本的社会问题。

    “让自己置身于艰苦的环境中,实践一下,看看这样是否也能‘喜欢日本’。得出的答案是,即便如此我也‘喜欢日本’。虽然辛苦,但都是很好的经验”

    小樊面带微笑地回答记者。

ZOOM进入早稻田大学后,和很久未见的心连心成员们在同窗会上再次相聚!

    如果加上心连心活动的留学时代,小樊在日本度过的时光总计有5年,占据了她已经度过的人生的4分之1的时光。这个国家的社会和人们,好的坏的,她都在认真地去了解。

    在此基础上,小樊说她“喜欢日本”。

从“文化交流”到“经济”交流的转型


    2012年12月结成的日中学生交流联盟的活动,为小樊的大学生活后半程增添了许多色彩。

    这是在日本政府作出将钓鱼岛国有化的决定,中国国内发生了大规模反日游行,日中关系极度紧张的同一年,以促进两国新形式的相互了解和友好交流为目的而启动的学生团体。本来就有的“日中学生会议”“京论坛”“京英会”“LEAF”“日本青少年中文朋友会”“心连心OB/OG会” “日中学生交流团体freebird”“OVAL”等8个学生交流团体为推进更大规模的活动而携手结成的。

ZOOM日中学生交流联盟的会议后。背后的白板上,留下了激烈讨论的记录。

    “我作为‘心连心OB/OG会’的代表,参与了联盟的启动。活动方面,集结日本学生/中国学生/在日本的留学生三者,定期举行联合发表会,报告会等。甚至吸引了未曾关注过日中交流的人来参与,增加日中交流手中的牌。这就是联盟的使命”

    本来在她参加心连心事业在盛冈中央高中学习的时候就有参与日中交流的想法,现在这种想法变得更强烈了。正因为是在日中关系紧张的时期,她才觉得应该让自己的想法转变成实际行为。

    “去年,我在日中学生交流联盟的活动中感受最深的是夏天的‘Leadasia’。我是实行委员,但中方参加者有1人有事没能来,所以我也作为一名参加者参与了讨论”

    2013年夏天的Leadasia中,日中最高层的学生有志者23人,通过6天的集训,进行了企业访问/讨论会/交流活动等内容。国际交流基金会日中交流中心联名共同主办,访问了大日本印刷/索尼/资生堂等日本有名的大企业,接触了企业文化。

    “日中交流的频道有政治/经济/文化交流3个。其中,学生们能发挥自己力量的大概是文化交流吧。所以,我们考虑把这一块最大限度的推广”

    结果,从准备阶段到当天,通过作为两国的调整员持续活动的小樊的努力,使得活动圆满成功(在上大四的她从第一线退下来,今年,2014年,Leadasia的参加者数/逐渐扩大了规模,已经成为日中学生交流联盟的固定节目)

    ——研究讨论会的研究,惊人的打工经验,还有日中学生交流活动,体验了无数不曾体验的事情的她的大学生活即将结束。问起毕业后的计划,她说准备留在日本工作。

    “也许离实现‘梦想’还很远,但我已在考虑,希望有一天能把在大学学到的发挥出来,做支援日本的中小型企业进军中国的相关工作。但为了实现梦想,我还需要技术,经验和人脉的积累。这些都取决于我今后的努力”

    小樊回答了记者。

    在“文化交流”的舞台中推进日中交流的学生的舞台,再到 “经济”领域以交流为目的的社会人的舞台——。小樊的梦想,今后也会向更高更远的层次展翅飞翔。

    【采访结束】
    小樊用平静的语调讲述了至今为止的学生生活和将来的梦想记者甚至看不出她仅有20岁。找工作的时候参加外资企业的选拔,看到各国的全球化人才,受到了非常强烈的刺激。2015年小樊马上就将要步入社会了。社会人的生活中,最严峻的最初的第1年如何克服,作为心连心的OG,在发挥个性的基础上,如何去适应日本的商务场景——。新的课题,相信她也一定会用她的天分和勤奋一一克服下去。
(采/致 增田聪太郎 采访日期:2014年12月25日)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