心连心网站致力于成为日中交流桥梁,促进两国青少年共创未来。

―日中年轻人共创未来―

  • HOME
  • 日中交流中心简介
  • 高中生邀请事业
  • 交流之窗事业
  • 强化纽带事业

参与者访谈

采访“心连心”毕业生 ,了解[肩负中日交流重任]当今年青一代的梦想。

Vol.032 阎亚光(Yan Yaguang)

ZOOM在国际交流基金采访,小阎以个性派时尚妆容登场。“我想穿些不一样的。和别人撞衫我会很不舒服”说起这些,感觉他很像现在中国的年轻人。

名前
阎  亚光Yan    Yaguang さん

简介
    1990年阎亚光同学出生于山西省太原市。在太原市外国语学校读高中2年级的时候,作为“心连心/:长期邀请中国高中生访日事业”第2届同学,于2007年9月开始在秋田明樱高中进行了为期约1年的留学。
    回国后,从太原市外国语学校毕业后,于2009年9月考入立命馆亚洲太平洋大学国际经营学部。2014年6月,进入日本度假酒店集团公司工作。在山梨县的酒店进行了为期1年的研修后,于2015年6月开始被正式分配到北海道的度假酒店。

个性时尚的酒店经理


ZOOM在大学把头发染成棕色的样子。染发的理由是“改变形象,将至今为止不好的事情全部忘记”。小阎说在大学经常会和同级生争论。遇到不服输的对手,只好自己放弃。于是“不甘心导致压力倍增,所以想换换心情”。

    “初次见面,我是阎亚光”

    在东京国际交流基金的会议室中,先到的阎亚光同学站了起来。今年25岁,来日本第8年,现在在北海道度假酒店做酒店经理。

    因为之前是这样听说的,所以面对他个性派的时尚风格,我不禁有些不知所措。条纹T恤衫配背带裤,香奈儿的标志像要化掉一样的大项链挂在脖子上,脚上穿着卡通花纹的便鞋。

    三七分的黑发是唯一有酒店经理感觉的妆容。以前头发曾染成棕色,但“酒店规矩很严,所以变回了黑发”,他用流畅的日语说道。

    他工作的酒店外国客人也很多,不仅要用日语还要用英语,甚至还有大学时学的韩国语,从前台到客房,再到餐厅的所有业务都要处理,每天都在忙碌中度过。

    采访时他正在休假,为了参加大学时代朋友的生日聚会而来到东京。他和日本各地的朋友们都保持着联络,时常见面。


第一次日本留学,曾在修学旅行中号啕大哭


ZOOM进入职场后,又变回黑发,每天穿着西装去上班。现在又要负责前台的业务,又要整理客房。但小阎本身就很崇拜通过交流能力给人带来快乐的服务人员,所以进入了服务业。虽然不可能没有“让我这么高智商的人整天铺床……”这样的心情,但不管什么事情他都作为经验去努力体验。

    虽然现在的小阎有很多朋友,已经很好的融入了日本社会,但2007年他刚到秋田高中留学的时候,日语也说不好,回忆起来“真的很辛苦”。

    来日本2个月左右去修学旅行,虽然之前很是期待,但想去的地方没去成,而且交流的也不是很顺畅,泡澡的时间只有他自己迟到了。感觉已经泡完的同班同学们,把他当作了“透明人”。于是忍不住在住宿的地方给中国的父母打电话,号啕大哭。

    即便如此他也慢慢地的学好了日语,通过各种体验了解了日本,朋友也越来越多,这些也许都是因为他天生不服输的精神和强大的自立心。其实小阎初中时代开始就一个人生活了,这在中国也很少见。

    小阎告诉我,那时学校比较远,父母上班又都非常忙,总是不在家,所以平时就住在学校附近租的公寓里生活,周末回自己家。即便如此他也没有学坏,高中的日语课成绩总是名列前茅。

大学时期再次来到日本


    1年的日本留学,生活上总算习惯了的时候也该回国了。由于小阎想发挥这些积累的经验,所以半年后从中国的高中毕业后,再次踏上了日本的土地。这一次的留学地是大分的立命馆亚洲太平洋大学。考入的时候还获得了奖学金。

    “那里是国际化大学,可以做自己想做的事情,非常好”小阎这样说道。宿舍和班级中有一半都是留学生,专业课中,还有来自韩国的老师。

    入学后,开始了曾经憧憬过的在日本打工的体验。在烤肉馆,一1周3至4次,1天工作5小时,收入约有10万日元。

    “第一次拿到薪水的时候,我给妈妈买了6,7万日元左右的手表,给爸爸买了钱包”

    第一次送礼物本想给父母惊喜,但父母反倒责怪他“太浪费了”。甚至还反对他打工,认为打工“对身体不好”,结果他只得一心专注于学校的学习和活动了。

在国际色彩浓厚的学风中,了解到中日双方思考方式的不同


    2年级,小阎开始在举办校园开放活动的团体中,负责校园观光的企划,还参加TA(助教)团体,下课后,组织小班级,针对这一天的课程重点进行演讲。

ZOOM日本,中国,韩国的朋友为他祝贺的生日。像这样,融入日本并成为“国际人”,小阎经历了漫长的道路。给心连心后辈们的留言中,他说道:“1年中,如果有想做的事情,希望大家一定要尽量去体验。虽然不能完全融入日本,但也希望大家能将在日本的经验化作自身的力量”。

    他还担任过宿舍舍长。让各国的学生们集中到宿舍来。“必须要听取大家的意见并进行总结,很不容易”,于是我问他“是不是很善于总结呢”,他却摇着头说“完全不是!”

    “一个人的时候,自己觉得正确的事可以立刻就做。比起听取每个人的意见要快得多”

    实际上,小阎自己和他身边的人都觉得他是不服输的性格,很有自己的主张。很坚持自己的意见。很幸运,他所在的大学有着国际色彩浓厚的学风和可以各抒己见的环境。提到朋友们,小阎说“大家对于‘小阎说话很直率’都很理解,让我很感激”。

    话虽如此,但肯定也会有不被理解的时候。

    “做TA的时候,我认为这样教效果最好,可和老师商量的时候,老师却认为这样教不好,所以有时候没法实现我的教学方法。”

    小阎说,他在这些经验中也改变了自己的思考方式。

    “以前总认为自己绝对正确,出问题的时候,总是责备别人。但进入大学后,总是被人说‘请自我反省’,所以开始考虑自己哪里出了问题”

    这个时期日语也有所进步,于是开始更深层的地从根本出发考虑中国和日本思考方式的不同。

职场的冲突


ZOOM和日本同事们去了迪斯尼乐园。个性很强的小阎,却在哪里都能交到朋友,这大概是他的魅力之一吧。高中留学时代,连休中做过短暂停留的寄宿家庭的祖父母,把他当作自己的孙子一样疼爱。现在也时常联系,他每年都会去探望1次,还经常送些季节性的水果。

    但被贴上“直言不讳”的标签后,小阎即使现在成为社会人也没有改变。

    “我会反驳上司,如果觉得对,那我一定会说。但如果有人对我提意见,我也会去理解。如此相互交流中,如果能找到最佳做法就最好了”

    但他也曾经和公司中年长的工作人员有过冲突。那时候前辈说:

    “即使你觉得自己100%正确,有时候也要认错,这样才能在职场搞好人际关系。社会人要有这样的一面”

    于是他写了道歉信。“说实话,很不甘心”,小阎吐苦水:“但该低头的时候如果不低头,有时候就没法继续工作”,微妙的道出了日本人迂腐的一面。

    不管怎样酒店经理的工作中,道歉也是业务的一环。即便自己一方没错,但首先要低头的情况也不足为奇。“这一点我已经习惯了”小阎说,说着“真的非常抱歉”,带着沉稳的表情低下头做给别人看。

    然而在中国,他连“对不起”都没有说过。

挑战才刚刚开始


    对于将来,小阎继续说道:“还不知道”。虽然有很多想法,但首先希望能调到东京来工作。“我喜欢大城市”,对于小阎来说,最近的便利店都要走2个小时的职场实在是不太方便。

    说起父母,“他们总说想早点抱孙子”。但小阎现在还不想结婚。每年他最多回老家一次,太忙了所以没时间回。

    小阎在日本摸索“生存之道”的8年中,中国也有了很大变化。回国之旅中切身体会了这种感觉。当时正值2008年北京奥运会,很戏剧化的发展时期。从北京到太原,以前坐夜行火车大约需要8小时,而现在坐高速火车,3小时就能到。

    街上高楼大厦越来越多,父母也有好几处房产。如果在中国结婚,就可以随便找一处做新房。

    “但现在我想在日本买房子”小阎说。虽然他才刚刚步入社会2年,但却有着宏伟的梦想,“虽然我喜欢城市,但东京人太多。成田机场附近的千叶比较适合居住”。今后,如果在日本继续工作,也许还会碰到更多强词夺理的情况,他将如何去选择今后的道路路途呢。对小阎来说,也许挑战才刚刚开始。

  【采访结束后】
    用智慧控制着强烈的个性和自我的青年——这是我对小阎的第一印象。感觉在日本,象小阎这样的人很难生存,他自己一定付出了无数努力吧。他曾写邮件向在职场有过冲突的年长的工作人员说明自己的想法,表达了如果我有不对之处请告诉我的心情,于是得到了那位年长者的理解。通过这些经验的积累,锻炼出了现在的小阎。相反,日本在国际社会中,还不能豁达的接受像小阎这样有个性的人物,也是课题之一。
采访/文 :田中奈美 (采访日:2015年6月29日)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