心连心网站致力于成为日中交流桥梁,促进两国青少年共创未来。

―日中年轻人共创未来―

  • HOME
  • 日中交流中心简介
  • 高中生邀请事业
  • 交流之窗事业
  • 强化纽带事业

参与者访谈

采访“心连心”毕业生 ,了解[肩负中日交流重任]当今年青一代的梦想。

Vol.043 皇甫丹婷

ZOOM皇甫同学在京都车站前。虽然工作的地点是在大阪高槻,但是她还是从她熟悉的京都出发去工作。

名前
皇甫丹婷Huangfu Danting 同学

简介
  1992年出生。出生于辽宁省沈阳市。就读于东北育才外国语学校,曾经作为“心连心:邀请中国高中生长期访日事业”的第3届学生前往京都的立命馆中学.高中留学。在2012年,升入东京大学文科三类。今年春天毕业,现在日本烟草产业公司(JT)工作。

希望在公司做人事相关的工作


ZOOM难得来到了日本只是在东京的话太浪费了,皇甫同学也想知道其他不同的地方。为此皇甫同学,跟伙伴们企划了在伊豆的日中交流活动。

  在挤满了返乡客跟观光旅客的京都车站内的茶室中,穿着白色毛衣和灰色裤子,一身十分适合自己的简约风打扮的女生出现在了我的面前,她就是心连心第三届同学皇甫丹婷。在今年4月,她进入了日本烟草产业(JT)公司,现在大阪府高槻市医药事业部的总务部就职。平时她一边担任庶务,一边认真学习工作上的一切。

  总务部是支撑公司基层的一个重要的部门,要是没有总务的话公司都不能运作了。虽然如此,但其实也就是一个在基层支撑着公司的一个不起眼的部门。对于刚毕业的学生来说,想进总务部的人应该也不会有很多吧。那么,对于一向十分活泼的皇甫同学来说,她自己又是怎么想的呢?

  “从刚开始找工作的时候,我一直想在制造业公司从事有关人力资源的工作,所以刚好是进到了我想进的部门。在日本,女性可以做到领导职位的比率其实并不高,所以我想从事一些关于女性参加社会工作相关的工作。虽然日本的公司常常想招聘更多的外国人,但其实外国人的离职率也是很高的。我一直都对国际交流感兴趣,在学生时代也参与了不少相关的活动。我希望自己可以创造出一个不论是女性也好,外国人也好,有着不同价值观的人都可以共同合作的工作环境。”

  皇甫同学虽然是被分配到了自己想去的职位,但是在找工作的时候也曾遇到过一些令人难堪的场面。比如在面试时,当她说“我想在人事相关的部门中工作”时,很多时候都会被质疑。更有被说过“你是想进商社的吧?想从事人力资源的工作?怎么可能。”

国际交流,在打工时得到的经验


ZOOM毕业典礼

  皇甫同学在东北育才外国语学校念书时,通过心连心项目前往了立命馆中学.高中留学。回国后她在自己母校毕业后,再次来到日本。一边在京都的日本语学校学习,一边准备考入大学,最终考进了东京大学。

  作为东大生,日文、英文也能言说道。既然是活泼开朗,社交能力强的皇甫同学的话,一定很适合当海外营销的职位的吧。这样判断她的人应该也有很多。

  但是,皇甫同学擅长的还有另外一点,那就是在国际交流活动和中国人的交流中,在打工和找工作时感受到的问题意识。尤其是在冒险事业公司的人事部门打工后,更令皇甫同学想从事人力资源的工作了。

  作为希望招聘海外学生的公司的一员,她从事了面向中国的重点大学的招聘工作。虽然说着希望能推进公司的多样化而招聘外国学生,但是皇甫同学认为明确了解自己是为何想招聘外国人学生的公司还是很少的。大多公司也只是先招聘看看,然后再考虑具体。对于不会在同一家公司一直工作下去的外国人学生那些企业是抱着疑问的,虽然口头上标榜多样化,现实上却有很多公司把日本的工作方法和习惯硬加在外国人身上。

  “在进入公司后,也有一些外国人是被派遣到了除了自己以外没有一个外国人居住的农村的工场工作3年,而不懂公司这个决定的外国人立刻便离职了。以长远的目光来培育公司的人才,日本公司的这一点,便是我喜欢的地方,所以我才会想在日本的公司工作。但是,外国人不一定能明白公司的用意。外国人对于不给予自己累积经验并成长的机会的公司,是不会感受得到魅力的,而公司方面,也不会理解外国人的这种想法。”

立志将来要成为一名被记者采访的职业女性


ZOOM公司的义工活动上

  在找工作时皇甫同学曾经认真研究过公司,知道了Recruitement制度(企业的年轻员工对自己的学弟学妹介绍自己的公司,鼓励应聘),受朋友介绍后,皇甫同学也参加了与不同企业的年轻员工们的饭局。

  “因为我想自己开辟一条新路,所以已经招聘很多中国人留学生的公司我没有去应聘。我比较重视公司在注重人事方面的业绩,比如有房租补贴等等有着完善的福利服务的公司。”

  最后,她选择了“并不是太日本式,而且还是一个容易接受多样化”,而决定了在JT就职。

  “觉得日本的工作方法有点奇怪的不止是外国人。虽然可能是我的想法比较天真,但是我觉得日本的年轻人也是觉得日本的工作方法是有点奇怪的,但却不得不接受那种方式。对外国人来说适合工作生存的公司,其实对日本人来说,也会是一个理想的公司。现在,是积累经验的时期。我的目标是成为1名在10年后可以被《日经women》采访的职业女性。在面试时被问道「10年后的目标是什么?」时,我都是这样回答的。要是被采访时文章的标题是‘外国女性主管人事部门’的话,应该很有话题性吧(笑)”。

在寄宿家庭学习到的生活方式


ZOOM骑自行车观光也是很开心的一件事

  在上高中时看到日本高中生对课外活认真投入的做法,“当时我就觉得日本打工族的精神力和组织能力,是通过课外活动培养出来的。”

  在第1个的寄宿家庭,是大约30岁左右的夫妇。因为年龄也和皇甫同学没有相隔太远,所以对皇甫同学来说,住家妈妈就像是姐姐一样的存在。

  “他们是很重视日常生活的人。虽然不会买名牌子的包包,但是在日常生活中,喝一些好一点的茶,买比较舒服的椅子,清洁剂也是用环保型的有机清洁剂。就是很重视在日常之中有点贵重的感觉。在中国的话,要得到100日元的丰裕感的话,不付1000日元的话是得不到的。但是在日本,100日元的东西也有很多很有价值的东西,她们就是擅长把那些看起来微不足道却非常有价值的东西引进到生活中来。来到日本前,我不懂得什么叫内心富裕的金钱使用方法和做法,但寄宿家庭教会了我不少这方面的知识。”

  皇甫同学和寄宿家庭在Facebook上保持联系,她们现在也是每年相聚1次会在一起吃饭。

  关于第2个寄宿家庭的生活,皇甫同学一边笑着一边回想起这些往事。“住家是60岁左右的夫妇,大概是因为他们在自己小孩子在我当时的年龄时,夫妇二人都在工作。所以他们想把未能对3个子女做的事全都对我做到,令我感觉到了家人对我满满的爱。也正因为如此,在两个月内我足足胖了5kg”。

  皇甫同学她对日语抱有兴趣的契机便是日本的动漫。她特别喜欢“名侦探柯南”,但是在中国时,能看到的也只有DVD。

  “我在小学5年级时的梦想,便是穿着在动画中看到的女高中生一样的制服,在日本的影城看剧场版的柯南。所以,在高中时可以在(京都的)二条的影城看柯南剧场版时真的很幸福。老实说,虽然现在已经没有像以前那么喜欢柯南了,但是就像常例一样,现在还是每年都去影城看柯南。”

  在小时候,曾经有过这样的梦想,然后也真的实现了。现在去确认当时的梦想已经实现也是很重要的。为了推行日本公司中的Diversity(容许多样性),在人事工作的范畴上,要是自己的梦想也能实现就好了。

  皇甫同学说:“长大以后,渐渐也能明白金钱的来龙去脉了。通过心连心项目来留学,用的便是日本人的金钱。多亏有日本的帮助,才有了现在的我,所以现在,我很希望自己可以向日本报恩。”

  【采访结束】
  皇甫同学告诉我,采访的前一天她跟朋友们去了兵库的须磨海岸的海水浴场,朋友中有日本人,中国人,瑞士人,非常国际化。“受到很多的搭讪,我觉得这也是日本的文化之一(笑)”她的谈吐非常有风趣,让记者我也很开心。“希望自己能使用正确的日语来接待客人”为了达成这个目标,她曾经在服装店打工过,也许就是那些经验成就了今天的她。
  我们衷心地期待作为社会人士积累10年的经验后的皇甫同学,有一天出现在杂志页面上。
(采访/文:须藤MIKA 访谈日:2016年8月14日)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