心连心网站致力于成为日中交流桥梁,促进两国青少年共创未来。

―日中年轻人共创未来―

  • HOME
  • 日中交流中心简介
  • 高中生邀请事业
  • 交流之窗事业
  • 强化纽带事业

参与者访谈

采访“心连心”毕业生 ,了解[肩负中日交流重任]当今年青一代的梦想。

Vol.044 黄 哲

ZOOM在东京大学的赤门前。

姓名
黄 哲Huang zhe 同学

简介
  黄哲同学1993年出生于沈阳市。在东北育才外国语学校学习日语。在2009年9月~2010年7月期间作为“心连心”的第4届学生,来到了群马县立前桥高等中学就读。回国后,在东北育才外国语学校毕业后,2013年4月开始,在东京大学法学部政治学科学习。

从小学时期便开始爱看报纸


ZOOM在前桥高中,介绍中国的高中。在高中时黄同学是唯一一名留学生,因此不认识的学生也会主动向他打招呼。

  在东京大学学习政治学的黄哲同学,小学的时候,便开始爱阅读“环球时报”。“环球时报”是中国共产党机关报“人民日报”系列的保守性质的硬派报纸。

  黄同学从父亲手上拿到了买报纸的钱,经常在前往小学的路上,从单车上贩卖报纸的摊贩那里买到“环球日报”,再拿到学校阅读。

  只听这些,大家可能会觉得黄同学是一个早熟并硬朗的孩子。但实际上,黄同学是性格内向并有一点爱害羞的青年。他说话总是很小声,更不时会自然地露出温柔的笑容。

  那么,黄同学是为什么会爱上了看报纸的呢?当我们问黄同学时,黄同学也不解地侧头回答道。黄同学的父亲是一位喜欢旅行的上班族,而母亲则是在图书馆工作。虽然在小时候有看很多书,但也不能说是被父母影响而开始看报纸的。

  但是,不知是从什么时候开始,黄同学就对政治和国际纷争等话题抱起了兴趣。

“在我上小学高年级的时候,刚好发生了伊拉克战争,那个时候我买了号外来看,电视也播放着相关的特别节目。在我记忆中,应该是在这个时期,勾起了我对这方面的兴趣”。

  在这种环境下成长的黄同学,抱起去日本留学的想法,是在他上中学的时候。黄同学就读的东北育才外国语学校,该校是沈阳的东北育才学校和日本京都的关西语言学校合并来办的学校,该校的大部分学生到了初中3年级就会作为第二外语选择日语。

  高中毕业后,升读日本大学的学生也是很多的。在学校介绍上的升学实际成果页面上,黄同学看到了东京大学和京都大学等等日本的知名大学。对这些大学抱着憧憬的黄同学,开始兴起了去日本留学的念头。

  加上因为受到在他小学时看的“数码宝贝大冒险”的影响,本来他就对日本抱有了兴趣。

  “在大学留学前,想了解更多的日本”,出于这种想法,黄同学便决定了参加心连心的高中留学项目了。

在心连心留学的高中成为了名人


ZOOM在心连心留学时照顾他的寄宿家庭一起做蛋糕。黄同学回忆起当时说道:“记得这应该是在圣诞节的时候吧”。

  虽然黄同学是第一次来到日本,但在此之前他也有过在外国生活的经验。在他上小学低学年的时候,因为父亲的工作上的关系,有半年左右在美国生活过。而在中学3年级时,更在新加坡体验过交换留学,在那里生活了1星期左右。

  但是,将近1年这种长期的跟父母亲分开生活,对他来说还是第一次的体验。

  在留学的学校黄同学被安排到高中2年级。该校是在中国非常罕见的男校,对他来说这是十分新鲜的体验。虽然“在青春期不用在意异性的目光”这一点令他感到十分轻松,但是黄同学说:“刚开始时我觉得真的很难交到朋友”。

  虽然黄同学有在中国学习过日语,但要用在会话上,果然还是有一定的难度。有一天,因为他想看日本的新闻,而当他前往车站的商店买报纸时,因为语言不通令店员也不知道如何是好。

  黄同学参加的社团是吉他曼陀林社团,他并不知道曼陀林是什么,“刚开始时我还以为曼陀林的「MAN」是男性的意思来的。”黄同学笑着说。

  但是在那个社团活动,黄同学在比赛前拼命地练习到晚上很晚。对黄同学来说,那成为了一件十分美好的回忆。

  很可惜,当时他们社团并没有获奖。但是在前一阵子,黄同学和当时和他一起努力练习的几位同学们时隔数年再会。他们是在社交网FaceBook(脸书)上找到了黄同学的账户,然后再次联络上的。

  上了3年级后,黄同学终于交上了几个朋友。有时候不认识的同学也主动向黄同学搭话。

  因为黄同学是学校中唯一的留学生,所以他在全校是很出名的。虽然黄同学自己一开始时并不知道,但事后才知道自己是数“学生会会长之后第2个出名”的人。

  当时,担任黄同学的日中交流中心职员说道:“黄同学从高中入学最初开始,日语能力就很高,考试成绩也很好,是非常优秀的学生。当然,黄同学本人也是尽了非常大的努力”。

“黄同学脸上总是挂着笑容,是一个很乖的孩子。跟我聊天的时候,从来不会说着自己很优秀或是骄傲地炫耀自己的成绩。我觉得就是因为这一点,大家才会这么喜欢他。”

  在学校,老师们给黄同学的评价也是非常高,当时的副校长更是说道:“很希望日本的学生可以学习一下黄同学的学习态度”。黄同学对日本高中生们带来了十分良好的刺激作用,或许这一点也是他能成为学校名人的原因之一吧。

学会站在不同的立场看待事物


ZOOM在东京大学黄同学加入了日.中.韩大学生交流社团,参加了北京论坛。那里集合了来自日本,中国和韩国的大学生们。

  但是,黄同学说回想起心连心的留学,也有一些需要他反省的地方。

  其中之一,便是因为黄同学是独生子女,所以父母什么都会迁就他,更让他觉得这是一件理所当然的事。

  就算寄宿家庭的妈妈,为他准备饭菜,他也从来没有想过要说“真的很好吃”,当时他认为家长为他准备饭菜是一件理所当然的事,当时住家妈妈应该也感到很委屈吧。

  那个时候,他便学会了“体谅别人的心情”。

  另一点让黄同学感到后悔的,就是在学校聊到关于日中关系的时候,他的“自我主张”太旺盛。在说到关于参拜靖国神社问题等等的话题时,黄同学虽然说了“自己的理论”,但那些却是受到自己喜欢看的中国报纸和电视节目影响,自己并没有真正仔细地思考过那些问题,但这也是他后来才发现的。

  在留学的高中图书馆里,黄同学看了《日本的论点》一书,看到在同一个题目中,也有赞成和反对的意见,他便学会了用不同的立场来看待事物。

  黄同学说:“知道了很多不同立场的看法,便更觉得自己当时的想法太偏了。所以,进了日本的大学后,我也看了很多书,目的就是了解更多不同种类的信息”。

  回到了中国后,本来应该上高中3年级,但因为有了1年的“留级”,使他被编入了高中2年级。原来是下一年级的学弟们成为了他的同班同学,当时的黄同学心情有点困惑。

  但是,黄同学说:“所以,我才能跟两个年级的同学都成为了朋友”,从中我们可看得出其人格之好。

升入东京大学法学部


ZOOM在东京大学法学部。

  接着,到了2013年,黄同学考入了东京大学法学部政治学科。虽然一开始他很担心交不到朋友,但很庆幸地,发现有很多同样在东北育才外国语学校毕业的留学生。前桥高中也有几名同学进了东大。

  但是,因为他容易害羞的性格,也不知道如何在进大学前问到大学的相关情况,所以他所属的学部在“最初的两年要前往教养学部学习”,连这件事他也是没有事先了解。

“在开学第一天,我到了驹场东大车站时,看到大门写着教养学部,而不是法学部,真的吓了一跳。”听到这些,我们便会觉得的确有一点他的风格。

  在大学,黄同学一直被学习追赶着。在上2年级为止,他加入了日.中.韩交流社团,也有跟朋友们长时间聊天的时候,但是升入3年级后,便变成了只在学校跟家之间往返的生活了。

  谈到学习以外的事情,也只有去学校的健身房,和看看网上的新闻等等了。

  尤其是期末考试真的很难。论述型的考试很多,试题更是一开卷就得答题,否则将来不及答完。有时候,因为出题量太多而让他觉得“糟糕了”的时候也是有的。

  班上的同学,大多以考国家公务员或是当律师为目标,在家中温习的学生也很多。“东大法学系被称为‘沙漠系’,果然我常常担心自己会不会孤独地死掉”黄同学笑着说道。

  就算有朋友约他一起去吃饭,他总是以学习优先,把“玩乐”抑制道最低限度,总而言之黄同学是一直在拼命学习。

幸福的瞬间是唱卡啦OK的时候


  在一直学习的环境下,留在回忆中的,便是参加了与台湾大学的交流项目,用两星期左右的时间,去了台湾的事情。

  通过跟当地的学生们的交流,黄同学了解了很多台湾的现况。

“虽然是马英九政权的时代,但在总统府内我们拜访了新闻发言人。他是很年轻的帅哥,也有在英国留学的经验,英语也十分流利。对于台湾大学生提出的种种苛刻的问题,他也十分流畅的进行了回答,给我留下了深刻的印象。”

  其实在当时,黄同学有机会跟现总统蔡英文会了面。在当时就已经被传闻将来她会成为总统,这对黄同学来说是一个很贵重的经验。

  认真严肃的念书狂。

  对于带有这种印象的黄同学,当我们问他“最幸福的瞬间是什么时候?”时,他便沉默了很久后,回答“是唱卡啦OK的时候吧”。我们得到的是这种有点意外的回答。

  虽然也有跟朋友一起去唱卡啦OK的时候,但没想到黄同学也会自己一个人去卡啦OK。

  短则30分钟左右,长则1个小时。但是,在硕士升学考试结束后,他从晚上12点一直唱到4点左右为止,一个人唱了好多歌。

黄同学说:“唱歌的时候我可以是真实的自己”。

  现在,黄同学的目标是当研究人员。希望能够站在海外的立场上,去研究中国的政治。

  在小学时只能通过报纸来看世界的少年,累积了各种真实体验后,把年幼时的兴趣,变转成了现实。正因为他拥有这种不变的信念,才可以让他走向更大的成果,我们也为黄同学一起打打气吧。

  【结束采访】
  在采访期间黄同学总是客客气气地回答我的问题。他一直重复着,在日本“我学会了要体谅别人的心情”。
  但是,在中国,如果过于顾虑对方,则会被说“太客气了!”说不定反而会让对方讨厌。所以在面对不同国籍的朋友时,他便会改变自己的表达方式灵活应对。
  黄同学说他在卡啦OK唱的歌都是“悲伤的恋歌”。虽然他还没有恋爱经验,但是对于细心的他来说,不久的将来一定也会遇到一位可以让他毫无保留地把真实的自己表达出来的对象,并会实现一个幸福快乐的恋情吧。
(采访/文:田中奈美 采访日期:2016年9月14日 )

BACK TO TOP